2022年8月11日

2007-2015年我国猪肉产业布局走势分析

猪肉行业市场调查分析报告显示,猪肉暴涨推高了CPI,也影响了中央对国民经济走势的判断和相应的调整政策。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四处调研,并多次提到猪肉问题。陕西省礼泉县西张堡镇柏村村民李邦厚在调查中指出了猪肉价格引起总理和全国人民关注的原因:“总理,现在猪吃的比人吃的还贵,看病的费用比人还高!”温家宝当场表示,

猪肉行业市场调查分析报告显示,猪肉暴涨推高了CPI,也影响了中央对国民经济走势的判断和相应的调整政策。 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四处调研,并多次提到猪肉问题。 陕西省礼泉县西张堡镇柏村村民李邦厚在调查中指出了猪肉价格引起总理和全国人民关注的原因:“总理,现在猪吃的比人吃的还贵,看病的费用比人还高!”温家宝当场表示,稳定生产需要政策支持。 事实上,四年前,猪肉也引起了温家宝总理的关注。也是在陕西调研后,出台了补贴、保险、扶持规模养殖等措施,使得猪肉在半年内稳定。 猪肉价格的飙升不断引起总理的关注,不仅仅是因为大多数人都在消费,还因为猪肉在物价消费指数(CPI)中的权重更大,这使得猪肉的意义不仅仅是“民以食为天”,它对判断中国的经济走势具有重要作用。 2015年6月,CPI指数升至6.4%,创三年新高,猪肉同比上涨57.1%,创历史新高。 CPI的上涨离不开猪肉的推动。 猪肉价格上涨不仅仅是一种食品,还有玉米、豆粕的上涨因素。 猪肉在CPI中的权重,从6月份的CPI就可以看出来。 6月份,食品价格环比上涨0.9%,影响CPI环比上涨约0.28个百分点,猪肉环比上涨11.4%,影响CPI环比上涨约0.36个百分点。 统计局数据显示,6月份猪肉同比上涨57.1%,根据农业部统计,涨幅高达66.5%。 中国生猪预警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分析,一般生猪收购价格上涨15%,将带动CPI上涨1%。 目前生猪收购价上涨40%以上,最多能拉高CPI 3个百分点。 猪肉行业市场调查分析报告显示,猪肉暴涨推高了CPI,也影响了中央对国民经济走势的判断和相应的调整政策。 温家宝总理在调研中多次强调,要准确判断经济形势,认真研究及时解决影响经济发展的突出问题,把稳定物价总水平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坚持宏观调控的取向不变,把握好宏观经济政策的方向、力度和节奏,提高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和预见性,统筹做好关系全局的各项工作,努力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 这些判断的依据之一是猪肉价格的走势。 CPI作为判断是否存在通货膨胀以及通货膨胀程度的主要标准之一,近年来随着证券市场的发展越来越被人们所熟知。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曾感叹:“一个不懂英文字母的老太太在说CPI。 “猪肉,因为在CPI中的权重很大,所以领先于民,领先于总理。 在中国CPI指数的八个权重中,食品的权重占了30%,所以统计局受到了指责。今年降低食品消费权重,提高居住消费权重后,又引来新的指责,因为食品是今年涨价的急先锋。 但由于食品类权重下调,居民感受与统计数据差距更大。 然而,即便如此,猪肉与其他食品一起,将6月份的CPI推高至6.4%的三年高点。 猪肉能否拉动CPI,能否准确反映我国居民实际消费水平和消费模式的变化,目前仍有争议。 但至少猪肉影响民生和政策走向,这是不言而喻的。 自2006年以来,中国猪肉价格经历了两次大起大落。 其中,2006年,肉价暴跌,2007年,肉价暴涨。2008年上半年上涨,2008年下半年下跌;2009年相对稳定;2010年开始反弹;2011年5月进入快速飙升期。 这种与中国货币宽松或紧缩周期一致的周期,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通货膨胀的程度。 资本进入养猪业的必然逻辑这次猪肉价格的凶猛上涨可以和2007年相比。 2007年4月13日,猪肉均价12.96元/公斤,8月份涨到20.22元/公斤,价格上涨56%,当月CPI高达6.5%。 2015年6月,中国猪肉批发均价在26元/公斤,比2007年8月上涨近29%,至今仍未回落。 猪肉价格也很不稳定。过去五年有两次大起大落,这也给经济政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猪本身就有周期,再加上组织化程度低,生产加工销售各行其是,这也导致了游资的进入和散户的冲动。 关于高盛的阴谋论不断被媒体提及。 李邦厚说猪吃得比人贵,不过只是象征性的说法。 根据网上报价,7月14日全国豆粕价格,蛋白质含量43%的豆粕成交价格在每吨3100元-3400元之间;水分14%的玉米价格在每吨2100元-2480元之间。 猪饲料要将豆粕、粮食等精料浸泡后,再与其他粗料混合后饲喂。 但是,养猪只是猪肉产业链的第一个环节。各个环节能否衔接好,能否形成完整的产业链,降低风险和成本,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个布局中,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全球最大的投行高盛。 事实上,除了高盛介入养猪,网易的丁磊养猪也是中国养猪业的一个缩影。 2009年初,就在猪肉价格开始下跌,以及养猪大户都在亏损的2008年,网易CEO丁磊宣布了这一计划。 针对“秀”的沸沸扬扬,丁磊坦言:“是的,我只是在秀。 关键是看这个节目是为了什么。 我想通过养猪来探索农业生产的新模式。同时,我想为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做一些尝试。作秀唤起人们对这些问题的关注有什么错?”而食品安全也进入了丁磊的话题。 然而从那以后,养猪的声音就消失了。直到今年3月,网易宣布选定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为基地,丁磊养猪计划正式实施。 丁磊进入养猪业的时候,正是猪肉价格开始上涨,食品安全问题开始爆发的阶段。 丁磊的养猪计划一实施,就引来了更多的关注,更多的掌声。 饲料大王、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说,“以前,人们认为养猪、搞互联网是时髦的、外来的。 现在最时髦的人都在养猪,说明畜牧业有潜力,有前途。 但更有意思的是,这种大资本进入养猪业,是否能缓解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改善猪肉价格跳涨带来的政策跳涨。 JD.COM商城CEO刘(微博)在听到丁磊“养猪场”开工建设的消息后,立即发微博表示支持,相信丁磊的口碑和品质,并表示如果生鲜能在网上销售,一定会在推出“丁磊猪”。 在2011年央视“3·15”晚会上,知名企业双汇集团被曝光,使用的部分猪肉竟是瘦肉精喂养的。 再加上之前层出不穷的食品安全问题,引起了社会对食品安全前所未有的关注。 更让猪肉担心的是,2010年5月8日,中国著名柔道女运动员佟雯,因2009年8月在荷兰鹿特丹世锦赛夺冠后,被国际柔联查出瘦肉精,被禁赛两年。经过10个月的上诉,她赢得了清白,但中国柔道队再也不敢相信国产猪肉,在自己的养殖场里养了十几头猪。 “世界上没有放心猪”,柔道队可以自己养猪,但普通城市居民如何避免“瘦肉精”?这也是丁磊的养猪计划两年后遭遇不同态度的原因。 外资布局的启示“瘦肉精”事件曝光后,猪肉价格不仅暴涨,也影响了国内对整个产业链的反思。 而高盛则是第一个涉嫌价格操纵的黑手。 2008年8月,一则高盛斥资2-3亿收购中国10余家专业养猪场的新闻震惊了中国。 有媒体甚至宣称,以高盛为代表的国际PE不仅渗透到了中国水产养殖的整个产业链,还渗透到了中国农业的上下游领域。 在多哈小型部长级会议再次破裂,各国誓死保护农业底线的今天,高盛等国际投行继续追加投资中国农业相关产业链,值得关注。 是产业布局还是技术运营,是看好行业,还是只是一种投资行为?这场辩论还没有结束。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加剧和中国货币政策的收紧,这个消息很快就被遗忘了。 但时隔两年多,当猪肉再次上升到总理的高度时,人们不禁回想起这则新闻。 2008年7月29日,美国严厉拒绝保护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多哈回合谈判破裂,各国回到了固守农业的状态。 “中广系”领队顾分析,中国农业正处于一个急需资金和技术的发展时期。外国投资者看到了机会,先下手为强,掌握了资源行业。除非我们以更高的价格回购,否则很难扭转局面。 农业的分散性、低收入和项目难以规模化,使得许多基层政府高管在关注GDP目标时容易忽视农业,这是酝酿农业危机的因素。 在这样的背景下,高盛和德意志银行在中国大规模布局水产养殖就更加可疑了。 尤其是中国豆油压榨行业被外资借大豆价格战控制后,猪肉是否是下一个目标也引发了争议。 但是这个话题很快就降温了,养猪还处于分散状态,肉类加工产业链还比较零散。 然而,被称为“华尔街最神秘的投行”的高盛控股双汇,布局养猪场,如今又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中。 发达国家养猪业长期受到抑制,被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淘汰。 但与中国不同,中国有庞大的人口基数和无与伦比的市场。 然而,中国的养猪业一直处于分散状态。上万头的养猪场很少,下游加工企业很难控制供应,不仅增加了兼并数量空,也更容易控制整个产业链。 养猪虽然分散,但中国的养猪业相对集中。北方前三的山东、河南、河北,南方前三的四川、湖南、广东,猪肉产量占全国近一半。 猪肉加工业双汇、罗进和雨润也集中在这些省份。 这三家企业虽然占国内肉类加工业的五分之一,但屠宰量只有3%,差距巨大。 高盛通过控股双汇,已经涉足屠宰、深加工、销售以及生猪和种苗的养殖能力等。唯一的区别就是养猪。 2008年,高盛通过并购控制了十几家养猪场,全部位于福建和湖南。虽然从地理位置上看,不是深加工发达地区,但却是重要的“猪肉消费圈”。 而德意志银行则是通过股权投资及其子公司在上海和江苏进行投资,与高盛没有冲突。 但高盛国内的“阴谋论”猜测并没有太多依据。高盛在中国控制的养猪场比例仍然无法控制猪肉价格。 但高盛和德意志银行的投资,让国内资本有了新的视角。 如前所述,养猪业在发达国家正被逐步淘汰,但在中国却有着巨大的市场前景。 2007年,全国生猪存栏量约6亿头,整个生猪产值高达10万亿元。 这么大的市场,集约化养殖水平很低。 生猪养殖作为肉类加工产业链的上游,直接关系到产业链的完整性,也是控制产业链利润水平的关键环节。 对于这么重要的一部分,散养不仅成本高利润低,还容易出现食品安全问题。 层出不穷的“垃圾猪”、“健美猪”,都是生猪养殖这个薄弱环节造成的问题。 像双汇这样的大型集团企业也未能避免“健美猪”的冲击 中国政府一直在鼓励生猪养殖的产业化、规模化和标准化,但实际补贴中存在很多问题。一方面,补贴是不可持续的;另一方面,补贴的实施存在很多问题。 没有持续稳定的补贴,养殖户陷入了抢着养猪杀猪、盲目扩大冻猪肉储备量等怪圈。 比如2008年,因为猪肉价格已经下降,而饲料价格依然坚挺,养一头猪就要500元到700元,这不仅让散户急于杀猪出售,也让一些大户集体退出养殖。 而我国日均14万吨的生猪消费量,也使得冻肉储备难以达到长期控制的效果。 猪肉价格更是大起大落 从外资的布局来看,我国应该对规模化、标准化养殖进行政府补贴,并加强监管,使生猪养殖稳步发展,通过兼并重组与上游饲料、下游加工更紧密结合,使企业利润更稳定,猪肉价格更稳定。 猪肉作为居民的普通食品,涉及十几亿人的消费和就业,也是中国的经济政策。能否很好的工业化和资本化,将决定中国的经济政策能否摆脱需要不断调控的困境。 来源:中国报告厅、中共中央、国务院总理、中国经济、分析报告、礼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