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4日

剧院社区化构想:家门口看大戏

继商业、医疗卫生服务、派出所、娱乐、体育锻炼等基本生活保障设施社区化之后,“文化惠民”服务设施社区化也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2014年3月5日和3月3日,举世瞩目的“两会”在北京召开。在此前的深圳“两会”上,关于厅内演艺文化设施建

继商业、医疗卫生服务、派出所、娱乐、体育锻炼等基本生活保障设施社区化之后,“文化惠民”服务设施社区化也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2014年3月5日和3月3日,举世瞩目的“两会”在北京召开。在此前的深圳“两会”上,关于厅内演艺文化设施建设运营要走专业化、社会化道路的提案,在文化惠民方面给了全国“两会”耳目一新的具体措施。拥有20年剧场建设经验的中富泰文化集团董事长谭泽斌先生将此定义为“剧场社区的理念”,通俗幽默地解读为“在家门口就能看大戏”。《剧场社区》是一场真正的全民文化盛宴。有人说可以通过电视节目、网络视频等方式成为全民文化盛宴,但无论是电视还是网络视频都无法为我们所有人提供一个真实的舞台,无论是通过选拔和推广,还是通过网络虚拟平台。如果每个人都想轻松拥有自己的表演舞台,那就只能期待“剧场社区”的到来了。事实上,这个想法并不是目前才提出来的。从世界范围来看,戏剧社区化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实施,对这些国家的文化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作为一家致力于中国大剧院建设,通过提供卓越的剧院舞台音效来推动文化发展的集团,中富泰文化集团长期以来一直注重其在各国文化发展中发挥作用的措施和手段,“剧院共产主义”不仅是文化交流的有效措施,也符合中国提出的文化惠民政策。中富泰文化集团董事长谭泽斌告诉记者,这种与民众密切接触的社区剧场,在促进文化交流方面具有大型剧场所不具备的优势。毕竟大剧场价格贵,数量少,只能供极少数艺术家和艺术团体演出使用。人们花大价钱在大剧场欣赏一场文艺演出,疏远了与普通人的距离。所以这个庞大的群体长期缺乏文化供给。不仅与中国的文化大国形象不匹配,而且会对中国文化复兴的实现产生影响。因此,当务之急是打通& lsquo毛细管& rsquo,& lsquo社区剧院& rsquo能承担这项工作。为此,多年来,谭泽斌先生一直在研究和思考解决会馆文化设施建设和运营中的专业社会化问题。曾多次组织专家团队赴北美、欧洲、日本等国家考察,发现美国剧院、音乐厅的社区模式值得深圳借鉴。比如美国的社区音乐厅,是由个人出资或者政府和非营利组织共同投资(在美国,非营利的艺术团体和机构是免所得税的,对赞助者是减免税收的财政政策)。建设中以600人以下的小剧场为主。同时专业设计、音响效果、演出效果的水平也不低于大剧院。通过这些社区剧场,社区居民可以频繁地进行各种文艺演出,使用效率极高,每年可达500场,如毕业典礼、生日会、晚会以及美国小学生的各种庆祝活动。美国孩子的文化基础就是从这里建立起来的,表演明星也是从社区音乐厅开始,甚至包括重要的剧目和音乐创作。更重要的是,人民享受到了便捷、丰富多彩、高品位、积极健康的文化生活,这是真正的全民文化盛宴。谭泽斌从建设符合中国国情的“主场”剧场和谈社区剧场的想法在中国能否实现两个方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谭泽斌说,党和政府提出了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精神。如果每个小区都重建一个新剧场不现实,利用小区现有的小剧场和会议室,因地制宜是可行的。然而,中国有大量的剧院和礼堂目前不能得到充分有效的利用。只作为一般会议使用太浪费了,也达不到艺术表演的声学要求。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政府投资的厅数占10%左右,座位占40%左右。大部分的会馆都不好好经营。除了一次性建设投资的财政支出,他们每年还需要几十万到上千万元不等的财政补贴,扶持一些经营管理单位。因为施工不专业,演出效果差,导致效率低,尤其是建筑声学、声学、专业舞台灯光、专业舞台功能。再者,学校礼堂数量约占总数的20%,座位约占总数的30%。仅满足学校一般会议和活动的要求,几乎不能成为专业音乐和曲目表演、专业教学和专业音乐创作的功能。因此,将这些现有的剧院、礼堂场所改造成社区剧院,无疑是一个双赢之举,既省钱,又变废为宝。“展望剧院社区的未来,我们将通过社区剧院为人们提供完善的文化交流场所,从而促进居民综合素质的提高,助力实现党和国家提出的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宏伟目标。”谭泽斌后来告诉记者。